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民宿插人妻

时间:2018-05-16
喜欢到处旅游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没有先预订住宿的房间会让一整天快乐的旅游扫兴。
那一天我正独自一人跑到东部的观光景点旅游,等玩累了时才想起还没找落脚处,找了好多家都因为正逢假日而客满,最后选择了一家民宿的旅店。
店主是一个约二十六、七岁的少妇,长得还算有些韵味,脸上略施薄粉、身材娇小,就是连身衣裙下藏不住鼓涨的胸部吸引着我的目光。
也不知道该说是好运还是坏运,她们只剩下一间「家族房」,我必须多付出两人房的一倍价钱。没办法,只好忍痛花钱了事,谁叫自己忘了先订房!
老闆娘走在前面带我前去那仅存的一房间,爬楼梯前往三楼时,我抬头刚好看到她裙下白皙的小腿,我一直拉开距离希望能一睹大腿根部的秘密,却因裙子太长而功败垂成。
到了三楼,老闆娘就指着一道和式的拉门说:「这里整层都是你一个人的房间。」随即说有什么需要再告诉她,并且转身下了楼。
我进房看,是一间和式的陈设,塌塌米的地舖,间隔着几片装置在天花板的折叠式屏风用以区隔床位并且方便随时调整。放好行李,走到窗边看看屋外的风景,因为是随着山势所建的房子,看起来都是树林,并且因照明不足,所以都是一片漆黑。
山上没有第四台,无趣地转着三台,想起还好,我外出都有习惯带着DVDPLAY,并且带了好几部的精彩A拷片,以排除旅途的寂寞时光。于是就起身拿出来放来看,因为房内没有其他人,我没用耳机,直接从喇叭输出声音。
看着看着,正刚兴緻高昂、肉棍硬胀凸起时,突然老闆娘来敲门,我赶忙将DVD PLAY的萤幕折起来,还来不及将喇叭音量关掉,老闆娘已打开和式拉门直接进房来了。
我看看錶,已是晚上十点廿分,开口问店主:「老闆娘有什么事吗?」
老闆娘说:「我忘了告诉你,二楼浴室的热水器坏了,我自己一楼的房间浴室都让给客人用,所以晚一点我可能要来你这边用浴室,怕会吵到你,先跟你说一声。」
就在老闆娘说话的同时,DVD PLAY正大声传出A片女优高分贝的呻吟声,老闆娘看了床上的DVD PLAY一眼,随即意识到我刚才正在做什么事,脸上呈现一丝绯红。我也很尴尬的清清喉咙,企图掩盖过声音回答老闆娘:「没关係,我这个人睡着就像死人一样,打雷都叫不醒我的。」
老闆娘因为我的风趣而开怀大笑说:「你这个人真好玩,哪有说自己是死人的!」就此稍减DVD PLAY声音带来的尴尬场面,我也赶紧关掉电源。
老闆娘又跟我随意地聊着天,或许是年龄相近的关係,她告诉我许多家里的事,包括她先生是工程人员,一天到晚都在外地施工,一年难得回来几天。这家店是娘家的,因为老公常年不在就回娘家,有个照应并帮忙照顾生意。
她也问起我结婚没,我说:「有结婚的话,会一个人这样孤枕难眠吗?」她眼神又望向那DVD PLAY,彷彿了解了我话中的涵意。
我顺着话题问她:「几个小孩了?」
她说刚结婚两年多一个,小孩刚出生三个多月。我终于知道为何身材骄小的她胸前是如此雄伟了。
聊了一会儿,她说该下楼去看看了,不然让客人家找不到主人就不好意思,并且告诉我:「我叫佩君,不要叫我老闆娘啦!我没那么老啦。」说完笑着下楼去了。
她下楼后,我的肉棒早就乖乖的了,于是收好DVD PLAY去洗澡。
浴室是一般家里的浴室,门下有气窗那种。就在我洗澡的同时,我也计划好了老闆娘来洗澡时如何偷窥。
果然在凌晨一点时我听到上楼的脚步声,房间灯早已关闭,故意留下浴室的灯光。我假装熟睡,她轻轻的拉开和式拉门,看了下确定我已睡着,就通过我睡的地方进入里面的浴室。
我等到水声开启一阵子了我才过去,趴在门下对着我事先破坏挖好的洞。好一副美女洗澡的画面!她的身材很匀称,她在身上抹着肥皂时,那两个乳房上下跳动着,我的心跳也随之加快,忍不住掏出肉棒套弄起来。
偷窥就是不同,多了一种刺激,我欣赏着她洗澡的动作,也寻找着那丛浓密阴毛下两片肥厚的阴唇。就在她将脚在踩马桶盖上擦洗着小腿的同时,终于看到那两片阴唇开合的瞬间映入我眼中的粉红,那颗藏在两片阴唇之间的小红豆就无缘得见啦!
看见她开始沖水,知道她快洗好了,我赶快收好肉棒回去躺回原来的姿势。隔了许久还不见她出来,又听到有刷洗衣服的声音,我又慢慢地再靠过去看。原来她在清洗换洗下来的衣服,她蹲在地上,两腿叉开用力刷着,身上没有一丝衣物,两腿间也跟着刷洗的动作一张一合,真是恨不得钻入那温暖的穴肉中。
洗着洗着,她突然停下动作,双手沾水把手上的泡沫洗掉,并且右手去摸着阴唇、用左手泼水沖洗,我想是洗衣时的泡沫喷到阴部。但她摸着摸着却没有停下来的打算,身体后仰,左手撑着重量,右手持续加快地揉着不知是阴唇还是阴核,脸上表情时而痛苦、时而欢愉,嘴唇紧咬着深怕发出声音。
右手动作越大越快,双脚也叉得越开……我看见了!终于看见那粒小红豆!没错,她正揉捏着小红豆!动作持续的同时,但看见她双腿夹紧,身体不住地抖动着,咬紧的嘴巴挡不住慾火的乾渴,她用舌头性感地舔着,却从鼻孔发出微乎其微的闷哼声。
高潮渐缓,她出乎我意料之外地用中指在洞口进出,插得不深,彷彿在享受余韵,却在每次进出之间带出了一些黏液,不用说,那就是她潮吹的爱液。
等老闆娘离开浴室时我已回到原位,她走到我身旁停顿了一下,应该是在看我吧!我不敢有任何反应,继续装睡。
等听到脚步声走远了,我连忙起床跑到浴室,想闻一下她的体香余味,却发现一样好东西:她的衣服直接挂在浴室里晾着,包括内衣裤。于是我拿下来包着我的肉棒摩擦套弄,想着刚才的情节,用力地射出一股精液留在她内裤的重点部位,只用卫生纸稍稍擦拭,故意不重新清洗乾净,想像着她穿上时我与她是如此的贴近。
虽然打了一枪,但是心情仍未平静,还想真实的干上一回。睡不着,于是又拿出DVD PLAY看片,看着看着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半梦半醒中听到有两个女人在对话,一个是我熟悉的老闆娘声音:「就只剩这一间家庭房大通舖,里面有睡一个男客人。」另一个声音听起来就比老闆娘的声音沙哑些:「没关係,让我瞇一下,天亮我就要出发继续赶路了。」
「但是我也要先告诉这位客人,他可是付了整间的住宿费,我必须经过他同意。」老闆娘接着说。
我想说我并不介意,并且真的有些睏了,等老闆娘来摇我的时候,我就真的继续睡,来个相应不理。老闆娘看叫不醒我,却又看见旁边的DVD PLAY还在放着片,于是帮我合上萤幕,出去跟站在门口的女客人说:「不行呢!叫不醒!」
那女客人:「没关係啦!先让我睡一下,真的找不到地方休息了。他若醒来我再跟他解释,搞不好我天亮走了他还没起床咧!」
老闆娘探头看看我没有动静,真的相信我睡着就像死人的说法。她说:「好吧!我帮妳拉起屏风,你们就一人睡一个隔间吧!」
老闆娘走后,女客人进入属于她那一半的隔间后点起小灯,我被灯光吸引张开眼睛看。隔着只有黏贴萱纸的日式屏风,她正在宽衣解带,我蠕动身体慢慢靠近屏风,用口水沾湿手指戳开一个小洞,让我得以窥视她的一切举动。
看她一件一件地脱掉外衣只剩内衣裤,却突然套上一件绢质的睡衣,正想说没搞头,又见她拿着一件毛巾往浴室去,原来她是去拧湿毛巾要擦澡。毛巾弄湿又回到她的隔间,这次她隔睡衣擦着身体,也在这个同时脱掉了内衣跟内裤。
这个过程虽然忽隐忽现,但是却让我仔细地看清楚她的长相,蛮有贵妇气质的一个妇人,脸蛋清秀、媚眼勾魂,不知不觉我已经又擎天一柱了。
正思量着怎么勾引她,她关掉灯了,我就假装被吵醒起来上厕所,经过她舖前看了一眼表示我知道她的存在,但是她虽面向屏风向我睡的方向,却装不知道我起床了,没有机会说话。
出了浴室回到我睡的舖位,灵机一动,换我开灯。打开DVD PLAY,音量开大,掏出肉棒套弄着,希望她也可以透过光影看到我的动作。
弄了一会儿,听到她不断翻身的动作,我从屏风离地约十公分的缝隙看到她裸露的雪白大腿跟臀肉。此时她背向着我,我趋上前去用手试探性地轻碰她的大腿,想说若她有拒绝反应或翻脸,我可以说是睡觉翻身不小心碰到的。
但是摸了一两下她没反应,我就更大胆了,往上找到大腿交叉的地方,一不小心先碰到菊花,她缩了一下。我往前搜索,先感觉到阴毛在手上的搔痒感,也觉得成熟妇女的阴毛较为粗硬,我想将手插入柔软的穴肉之处却先碰到她的手,原来她的手正在忙着。于是我将目标往上移,沿着她的背脊寻找胸部的位置,但毕竟隔着屏风很难发挥手脚,我于是在她背部轻轻的爱抚,时而上时而下移至后门处。
她可能有所感觉,翻了个身面向我,我就再去摸她的胸部,一手盈握有余。她是玉笋型的乳房,不大但尖耸,乳晕有点大约七、八公分直径,表面乳蕾明显凸起,先前在小灯光下看起来就有点黑,可见使用得多。
揉捏够了胸部,我又想摸她阴户,往下移轻推开她的手,让她知道我要来进攻这块禁地了。她不知是害羞还是不想拔出来,手跟我出力对抗,我就用另一手姆指按压她菊花,她嘤咛一声手就鬆开了。
我一手揉弄着阴核,一手插挖着阴道,她的手应该是扳开着双脚让我方便进入。她淫水不多却黏稠,可能太久没有滋润了吧!我用着一指插、两指挖的持续增加,终于插到三指时她再也忍不住地叫出声了。
我开口说:「让我过去吧!我好好的爱妳!」
她却坚决地说:「不要,不可以!我不想面对面。」
我:「都是大姐妳在舒服,也要帮帮小弟弟我。」
大姐说:「那我也用手帮你可以吗?」
「可是下面空间太小,妳的动作没办法很灵活耶!不然这样好了。」我说:「我找一个高度到我肉棒的屏风位置用力突刺破一个洞,这样子妳就可以碰到我啦!」
看见我一下突破屏风伸长过去的长肉棒,她惊呼一声:「哇!好厉害喔!」连忙一手握住套弄起来。
由于我站着她坐着,我双手碰不到她什么位置,就双手插腰提气,不想轻易洩精,而下面就用脚姆指逗弄着她的私处。她一手套弄着我的肉棒,一手揉着自己的胸部,嘴上也还娇喘连连。
弄了很久见弄不出来,她就说:「小弟你怎么那么强?我都弄不出来,我手酸了啦!」
我说:「那换用嘴巴好不好?」
她说:「那我不就吃亏了?」
我说:「保证不会让大姐吃亏,一定让妳满意。」
我感觉到她边慢慢舔着龟头,边一点一点的含入嘴里,我说:「大姐,我自己来,妳才不会累。」我前后挺腰抽送着肉棒进出她的双唇,舌头味蕾摩擦着龟头,我不禁舒服得嘶吼出低沉的声音。
她含着肉棒问说:「受不了了吗?」
我说:「还没呢!」又用力地抽了数十下,我说:「大姐,换我伺候妳了。妳站着屁股对向这个洞,弯腰双手扶住膝盖。」
她照做,我就用我的舌头舔舐她的阴核、阴唇,她一直呻吟,我还将舌头捲起直入阴道,她酸软不支的一直扭动住臀部,淫液越来越多,弄得我鼻子、嘴巴都是,有点腥味,但却令我很冲动。
接着我用手指插着她,她已是无法克制地叫着、哼着,我越插越深,也越挖越用力,她「哎唷」一声整个人跪趴下去。
我见大浪穴跑掉了,心有不甘,从屏风下的空间将她的小腿拉往我这边,此时她的屁股贴着屏风,我也跪着算準位置用力一挺,不仅穿破了屏风的萱纸,也直接进入了她淫水氾滥的肉穴。刚刚抠挖到整个阴道都充血了,插起来不会觉得鬆驰,她又不断地吟叫着,有时用双手撑起上半身,屁股跟我反向动作一插一套的配合得好不美满。
就在我觉得快受不了时,我一样用姆指用力按压她的菊花,不是插进去喔!她瞬间阴道缩紧,我也用力抽插数下再抽出阴茎,将全部精液射在她的股沟上。
我自己套弄了几下挤乾净,退后看着精液经过菊花洞口沿着外翻的阴唇慢流下去,有些还是渗入阴道去。阴道里的高潮让阴唇一开一张的喘着,她也喘得慢慢全身趴在地上。
她真的累了,就这样睡着,我想说她或许也是玩家,或许是第一次与陌生人这样。既然她不想面对面,我也不好趁机过去对她如何,连名字也不知道,就当作一场艳遇吧!
一天射了两次,我也很累,收拾一下也就去睡了。
第二天睡醒时已接近中午,转身看破洞的屏风那头已没有人了。老闆娘上来叫我,说该退房了,我说我还要再住一天,房租到时一起付。
她说:「昨天有个女客人执意要跟你挤一间,我叫不醒你,早上她走时已经将房租付了。你该不会怪我吧?」
「怪!当然要怪!有女人要跟我睡一间竟然没有叫醒我!」我开玩笑的说。
她也笑笑的答:「你敢吗?真有女人送上门你敢上吗?」
我说:「当然要看长得漂不漂亮啰!若是像老闆娘这样,我就……」
她:「就……就怎么样?」她脸又红了。
我:「就爱死妳了!」
她转头害羞的说:「油嘴滑舌!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叫我老闆娘吗?」突然被她看到屏风上的破洞:「哎呦……你是要拆我房子喔?怎么把我家的屏风弄一个洞一个洞的?」
「我也不知道耶!昨天梦见练刺枪术,早上起来就这样了。我也不知道,看多少钱我赔妳就是了。」
她疑惑地说:「刺枪术?算了啦!没多少钱,不用了。」
「真的吗?喔……我更爱妳了老闆娘。」我故意说。
「叫我佩君啦……」她追打着我,人家不知道者,还以为是一对情侣哪!